此刻,你正身处一片漆黑的古老庄园,脚下的地板发出令人不安的吱呀声,诡异的笑声从后方传来,眼前的钢琴、家具正悬浮升空,从天上飘过。被恐怖的情 绪笼罩的你,颤抖着向前方微弱的灯光跑去,突然,一个面色惨白、头发披散、衣角有血的女人出现,你吓得无法动弹,只等她向你冲来……

 

这 不是属于午夜的噩梦,而是“VR达人”大铅笔在“格瓦拉·VR电影节”活动现场通过最新的虚拟现实设备所看到的世界。台下近百位观众看着这位头戴最新VR 眼镜的彪形大汉时而镇定自若调笑众生,时而惊恐万分放声大吼,放在他旁边现实中的话筒也成了“使铅笔炸毛的最后一道关卡”,大家才真的领悟到“虚拟现实” 的魔力。

 

 

VR, 是VirtualReality的缩写。虽然VR技术尚未普及,但凡是看过《黑客帝国》或是热爱科幻小说的人对于这个概念一定不会陌生。这几年谷歌、微软 Facebook相继投入大量资金进行VR技术的研究,使其呈现爆炸式发展。今天的我们已经可以借助特殊的VR眼镜、头盔,去体验VR世界中不同寻常的电 影、游戏、新闻、体育形式。

 

1938年,著名戏剧理论家安托南·阿尔托提出了“Virtual Reality”,随着科技的发展,VR技术为电影带来的改变是革命性的:它让二维屏幕上的电影将有了空间维度,观众不再仅仅端坐在座椅上欣赏影片,而是动起来加入影片的时空,甚至改变整部电影的走向。

 

 

相 较于现场的VR科技大牛,来自隔壁电影界的大咖华谊兄弟总裁王中磊和腾讯影业副总经理陈洪伟对VR电影也毫不陌生,王中磊表示本次在“格瓦拉·VR电影 节”的体验经历比之前在国外时已进步不少。被问及“虚拟现实是否不太适合叙事,而更偏向于记录”时,陈洪伟给出的答案极其客观:“我觉得目前是VR高速爆 发和发展的初级阶段。技术阶段想象成熟阶段的电影会是什么形态还是有难度的。当这种技术完全成熟的时候,它一定可以有新的语言讲述的方式和方法,当然不是 我们现在理解的像传统电影的语法和特点,这肯定是需要值得探讨和探索的。”

 

除了讨论VR技术对于电影语言的影响,交互性的体验是各位嘉宾最关注的问题。VR技术以特殊的可穿戴设备作为介质,其物理性质决定它不像传统电影那样,让观众被动地接受信息。

 

追 光动画技术总监袁野说:“电影是一个让大家按照导演的、或者是按照我们创作的思绪,跟着一起做梦的东西,而VR给大家的是更真实的感觉。”要真正走向互动 式的体验,VR电影又有许多需要探索的问题。著名科幻作家陈楸帆分享了他的思考,“在VR电影中,一个场景可能有几个自由度,一个是视线的自由度,一个是 移动的自由度,再一个就是交互的自由度,三个自由度可以变换出无穷的可能性。观众的视角问题也有待商榷,第一人称或是第三人称会带来截然不同的体验。”

 



有 声电影取消了默片时代电影演员肢体表演的决定性意义,宽画幅和3D形式的出现改变了院线的规格,每一次工业技术的升级革新都会给电影产业带来巨大的震荡。 如果将目前的VR技术应用到电影中,电影的摄影以及录音方式会直接改变。相较于动作捕捉,更易实现的CG建模可能会取代演员的存在。而为了实现最为重要的 交互体验,电影的核心存在——剧本也可能变得可有可无。

 

到了那个时候,VR电影的交互程度究竟如何定夺?VR电影和动画电影、VR游戏之间的界线又将如何界定?虚拟现实特有的“魔性”是否真的会像威廉·吉布森的科幻小说中写的那样毁人意志,“沉迷其中而不去探索真实世界和宇宙,导致人类的退化”?

 

陈 楸帆代表他的同行们回答道:“所有的技术都是双刃剑,关键是掌握在谁手里,怎么使用,虚拟现实这种技术要达到的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模拟和超越现实,这种愿望 从远古就存在,通过各种途径:药物、艺术、宗教等,只不过我们现在是用技术。正面地说:可以帮助人类最大程度地理解自己和世界,但是因为它这种真实性和沉 浸感,会有上瘾和沉迷等负面效果,可能需要一些防范的措施。”

 

历史向前的齿轮和科技进步的脚步无法停止,所以无论如何,欢迎来到虚拟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