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年前就认识了沈玮。那时我请他在纽约为杂志拍摄一组特别企划项目。大家都是上海人,沟通起来很顺畅。拍摄项目一拍即合。当时的沈玮正在创作“I Miss You Already”项目。今年再见到沈玮,上个项目早已暂告一段落,也刚签约英国 Flowers Gallery,一个有着指标性的当代艺术画廊。同时,沈玮还向我展示了他如今正在创作的新项目: “Invisible Atlas”。当然,最让我感兴趣的,还是他为 Hermes 第五款“花园系列”香水拍摄的那一系列广告。

沈玮自拍项目“I Miss You Already”

从艺术摄影到商业摄影

“最初收到 Hermes 公关公司拍摄邀约的邮件时,我完全不敢相信。因为我一直觉得商业摄影与我没多大关系。”沈玮坐在我面前,笑着说道——他刚在“Photo Shanghai”上卖出一幅新作。
对于这封邮件,沈玮没过多理会,倒是他的朋友劝他试着回复邮件,“说不定是一次工作机会。”没想到,邮件回复后没多久,对方就要求沈玮把作品发去。经过来来回回两个星期的沟通,沈玮终于搞清这次的工作是为 Hermes 新香水拍摄广告,也最终把这个项目给确定下来。这算是沈玮第一次接触奢侈品牌的广告拍摄,他调侃是一次“学习”——毕竟,之前工作上的琐事都有代理画廊操作,沈玮只是负责创作。“一切从最基本开始,譬如如何拟一个合同。这个过程中会有压力,可我也挺享受,接触到艺术摄影之外还未涉足的领域。”他说。
广告是在巴黎拍摄,从早上 7 点到晚上 23 点,几乎拍摄了整整一天。这款柑橘茉莉调的香水灵感来自传统的中式庭院,依旧出自 Hermes 的著名调香师让-克劳德·艾列纳(Jean - Claude Ellena)之手。“我记忆中池塘的气息、茉莉的气息、湿润的石头、李树、柑橘和高大的竹子,甚至水塘中几乎活了一个世纪的鲤鱼⋯⋯”这是艾列纳脑中的画面,他用气味还原他记忆中的庭院。
沈玮还记得,拍摄前的一星期,他就从纽约飞到巴黎,与团队探讨拍摄方案。拍摄当天,当他早上踏进影棚时,在一个 6 米宽的正方形水池边,已经围着近20多个人。为了制作出一个中式庭院的, Hermes 运来一卡车的盆栽和窗框供沈玮挑选,只为呈现最出色的倒影和剪影效果,而广告中那块垫放香水的石头,则是沈玮从 20 多块石头中所挑选出来。“石头要光滑圆润,但要又需要有些棱角,香水则要笔直地放在石头之上。”沈玮说。“其实,后期靠图片处理是完全可以达到所设想的效果,可是 Hermes 方面却希望照片有着最自然的状态,不需要过多人工修饰的痕迹。” 而整个拍摄最让沈玮头疼的是如何让水的纹路显得最自然。于是,他和助理如同两个在河边嬉戏的小孩,用不同道具在水中摆弄出不同形状的水纹,譬如用柳叶轻轻划过,用手指轻点水面,或是丢一块小石头进水中⋯⋯最终,当助理用扇子轻轻地在水面上拂动,微微动荡起的水纹立刻被沈玮“抓住”。“就像被微风吹过的湖面,水纹动静不大,可是涟漪却是紧连着的,一圈接着一圈⋯⋯”沈玮回忆着说。
这就是奢侈品拍摄广告独有的运作模式,也让习惯了一个人工作创作的沈玮领教大制作的班底。 沈玮说,“我最初的压力并非来自创作,而是来自对这个行业不了解。” 这时,沈玮也想起他与邀约他参与拍摄的那个 Hermes 公司 Art Buyer 的一番对话——“我没有拍商业片的经验,我就是一个艺术摄影师。”沈玮说。“没关系,我们就是在找一个艺术家。”Art Buyer 回答。

沈玮为 Hermes  最新香水“李氏花园”拍摄一系列广告

并非是个单一的摄影师

不同形式的美之间肯定存在看不见的吸引。沈玮的作品乍见充满视觉冲击,可也不难发现作品中所隐藏着静谧之气,特别是正在创作的新项目“Invisible Atlas”。这个项目中,沈玮以中国文化中的“气”和“能量”作为灵感基础——这正与 Hermes 新香水所推崇的东方意境不谋而合。 沈玮最初是拒绝商业摄影,一心想从事艺术摄影,可之后在纽约视觉艺术学攻读硕士时,他渐渐以一种开放的心态进行创作,在摄影的可能性上进行着不断的尝试,“我一直没有把自己看作是个单一的摄影师,我一直都在循序渐进地开拓自己朝不同的方向发展。”
2009 年,沈玮去意大利科莫湖做驻地艺术家。他住在一个非常封闭的庄园里,那里风景优美,人烟稀少,是个能让人自省的地方。起初,他尝试一个人在庄园内通过三脚架和遥控器进行自拍,从此一发不可收,如点燃的导火线,自拍系列开始延续、爆炸。于是,便有了充满视觉感官的“I Miss You Already”系列。除了诞生“I Miss You Already”外,在那一个月的时间内,沈玮重新拿起了画笔——在新系列中,他尝试摄影与绘画结合,可见并非一时兴起。

沈玮最新拍摄项目“Invisible Atlas”

自拍肖像上绘有的几何图形、大海的照片上“升”着红色和黑色的圆点、以树枝为拍摄对象的照片上布满红色如果实一般的圆点⋯⋯这些作品中,有种虚构的未来主义视觉,仿佛是一个超现实的、有诗意的,但也充满神秘感的无形世界。“我在绘画的时候,并没有一个事先的清晰计划,而是带有一种感觉状态正好时绘画的随意性,这随意性允许了一些意外和惊讶的存在。”沈玮说。新项目名为“Invisible Atlas”,直译为隐形与图,“在我的作品中,它更像抽象的围绕我们周遭无形但又有规律的‘气’和‘能量’。”

沈玮自拍项目“I Miss You Already”

沈玮于 2000 年去美国读书。1990 年代末,摄影在国内是很单薄的一门艺术,学设计的沈玮并没怎么接触过。 当他一接触摄影后,便觉得是全新的东西。在明尼阿波利斯艺术与设计学院读书,沈玮每次上课都要穿过一个小型的现代艺术博物馆。“我第一次看到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一幅波普艺术风格的毛主席画像。当时百感交集,可以说是交集着震惊和茫然,完全不理解美国文化。”那个时期,各种创意和想法在沈玮身体内涌动,他想通过一种方式寻找一个突破口。“我想做自己能完全控制的艺术,设计是要给客户所服务,而摄影是完全自我控制。”
的确,纵然新项目无论在业内还是外界都反响不俗,可对沈玮而言,这类作品的创作只是他现阶段比较感兴趣的方向——进一步而言,摄影是沈玮创作的本源,这一类融合绘画的作品也依然建立在摄影的基础上。他也不觉得新项目是他在摄影上的一次转变,但可以看作是在拓宽他的创作领域。他不是离开摄影,而是作不单纯的摄影。“摄影的困境在于容易让人视觉疲倦。”沈玮说。 
沈玮随后给我看了几组照片,是他正在创作的下一个项目,有一种回归之感,是一股安静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