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埃及文化开始,珐琅(Enamel)一直被视为高贵的材质。它拥有似玻璃的原料本质——烧制后的珐琅拥有宝石般的独特光泽与透明感,故深受艺术大师的青睐。
珐琅是一种复合性材质,也被称为釉。由多种矿物质熔炼而成,有矽砂、石灰、氧化铅、碳酸钠等,类似玻璃。在研磨成粉末后,以清水洗净杂质,再用小画刀,或以毛笔将潮湿的珐琅细粉末均匀地铺在雕刻图案的凹入部分。其次,用干布轻轻地将珐琅细粉末含有的水分吸出,放至摄氏 850 至 900℃ 的窑中烧制,以回复珐琅玻璃透明的外观。在烧制过程中,各种矿物质的成分比例控制都需要有非常专业的技术。
经过烧窑后的珐琅,完全不含水分,再加上固体的密度高于粉末状态,体积自然缩小。因此,先上彩再烧制的过程得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数次进行,直到打磨后的珐琅表面与其他金属部分保持同一水平,达到整体完美合一的境界。

Cartier 小鱼装饰腕表(半透明镂空珐琅工艺)

 

珐琅在中国

珐琅工艺在我国扎根很久。它于元代引入中国,在明、清时达至鼎盛。珐琅是当初由传教士从波斯国(现金的阿富汗、伊朗等阿拉伯国家)传回的。后经过中国人的发扬光大逐渐演变为具有东方风格的手工艺技术。
约在元代晚期,掐丝珐琅作为最早引入中国的珐琅技术在北京开始发源。这种珐琅分为“景泰年制”、“大明景泰年制”两种款式。民间广为称颂的“景泰蓝”是明朝景泰年间闻名遐迩的掐丝珐琅器。因为它的产量大,精美,后来就被统称为“景泰蓝”。从北京一直传到广州,至今仍然沿用。

Blancpain 宝珀微绘珐琅大师


内填珐琅和书珐琅的技艺相对较晚。直到 15 世纪初,欧洲人把掐丝珐琅发展为书珐琅并于清初进入中国。此举博得康熙大赏,一道谕旨令大内“造办处”成立了“珐琅作”。
康熙 15 年,工匠们受到来自法国技师的点化,将书珐琅的不足大大改观,一跃使康熙、雍正、乾隆的珐琅器超越明代,进入了另一个巅峰。目前故宫博物院对这几个时期的珐琅器均有收藏。

晶体状的珐琅原料

将珐琅原料研磨成粉末

粉末状的珐琅原料

进行调色

用画笔将珐琅填充进金属表盘里面

在高温炉中烧制成形后的 Rotonde de Cartier 北极熊图案珐琅表盘(半透明镂空珐琅工艺)


三足鼎立的珐琅彩时代

珐琅盘在手表装饰中成本较高——这并不是指材料的昂贵,而是其制作的工本。珐琅盘面分为三种:内填珐琅(Champleve)、掐丝珐琅(Cloisonné)和彩绘珐琅(Miniature Painting)。
三种工艺中较为罕见和复杂的要属掐丝珐琅。制表师首先要用金属丝弯曲,并将其焊接或者用植物黏胶固定于盘面上,以便勾勒出所绘图案的轮廓。其中最难的就是能否精准地将金属线固定于既定位置,如果位置处理不好,那么其余的工作都要受影响。

PARMIGIANI Toric Tecnica Carpe 腕表(半透明镂空珐琅工艺)

Van Cleef & Arpels  Charms Extraordinaire Désir 腕表(立体细工彩绘及凸圆形珐琅工艺)

 

其次便是填釉。复杂的图案要用到几十种釉料,好在掐丝珐琅各种颜料间有金属丝相隔,即便釉料受热而流动也不必担心混色。烧制时从熔点高的釉料依次烧制。经过数次反复才能成型,这个过程中假如某个环节出现意外,就会导致盘面出现裂纹,整只表盘报废。

Piaget Rose Passion Altiplano 腕表表盘(大明火烧制掐丝珐工艺)


内填珐琅的制作类似掐丝珐琅。先利用雕刻、敲压等工序将图案在被制作盘面上做出一些凹槽,这就像一个个分别制作的整体色块。经过分别填充,再进行烧制。内填珐琅的难点在于首先将要制作的图案成型,复杂的造型往往要有几个大的模块组合而成。深究细节,往往需要更多的细小“配件”。虽然费时费力,但成品细腻、整体感很强。当然,由于各个模块彼此独立,烧制过程中万一出现意外,损失要比彩绘珐琅与掐丝珐琅低。
彩绘珐琅是三种工艺中应用最广泛的。它的创作完全依赖彩绘师的笔尖,彩绘师可以在上面尽情地发挥工匠的创作力。也可以说,是首先有了才华横溢的彩绘师才铸就了今天的彩绘珐琅盘。珐琅虽美,但风险也很大:各种釉料绘制在盘面上不能混色,在进炉烧制后图案的轮廓是否变得模糊也是彩绘珐琅的风险所在。除了合理考虑釉料的流散性和烧制过程中的水分挥发性外,特制针笔和显微镜的配合也是必不可少的。
如今,艺术欣赏水平以及制表工艺都大幅提高,出现了两种以上的珐琅工艺混合的制作手法,更是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