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及著名话剧导演孟京辉,他身上的“先锋”二字往往最先被人们所熟悉。他是中国当代戏剧的佼佼者,他与廖一梅两人的黄金组合,在舞台上烙下了自己清晰的印记。从《恋爱的犀牛》到《琥珀》再到《活着》,这位“柔软的先锋”用戏剧发言,带来了让众人铭记的文化震撼。本期,《外滩画报》特别邀约本届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孟京辉,为戏剧爱好者们“导游”今年的连台好戏与精彩纷呈。


“承”梦的盛宴
继往届乌镇戏剧节“映”、“化”的主题之后,2015 年乌镇戏剧节带着全新的“承”主题蓄势待发,即将在 10 月 15 日启幕。
“承者,奉受也。”在孟京辉看来,“承”是戏剧历史在时间长河中的延续,更是一代代戏剧观念的更迭。“从古希腊的戏剧史诗到易卜生,从契诃夫到莫里哀,从莎士比亚到迪伦马特,这里呈现的是戏剧历史的传奇脉络。观众可以看到的是戏剧长河中的风景变化,以及一个戏剧美学系统的出现。”
本届乌镇戏剧节堪称中国当代剧坛最高规格的戏剧盛宴,世界八大国家级名团将齐聚乌镇,多部国际剧目首度访华。此外,在青年竞赛单元共有12支优秀的队伍,用他们的剧本赢得了此次戏剧节的入场券。在世界上最负盛誉的伟大戏剧导演彼得·布鲁克先生担任荣誉主席,带来他的新作《惊奇山谷》作为戏剧节的闭幕大戏。

《两只狗的生活意见》

B=《外滩画报》  
M=孟京辉

B:你如何评价当前中国戏剧领域的青年势力与“先锋主义”?
M:戏剧是一种先锋的仪式,有着一个先锋的姿态。我很高兴能成为“先锋”一个小小的符号,而且并不为此感到不舒服。今年作为乌镇戏剧节的艺术总监,我希望能有一个审美的传承,以及全新力量的展示。这个全新的力量,其实就是中国当代青年戏剧的一个舞台愿望。
B:在你看来,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戏剧和戏剧节?
M:中国需要乌镇戏剧节,也需要像北京青年戏剧节这样的,因为这些戏剧节是真实的、来自民间的、发自肺腑的。它们真正地源于大众,又走向人民。我并不是说政府不需要举办戏剧节,而是在政府的支持下,这样的戏剧节对中国当代戏剧的传播和培育更为恰当。
B:你认为,乌镇戏剧节未来会给乌镇带来怎样的改变?
M:未来,说到乌镇,就会提及乌镇戏剧节。说到戏剧节,就会让人想到乌镇。乌镇戏剧节是能“以小见大”的、有活力的、令人振奋的戏剧节。
B:除了乌镇戏剧节,近期作品有哪些计划?
M:我正在做浸没式戏剧《死水边的美人鱼》,并与黄湘丽合作她的第二部独角戏;此外,还有一系列的青年戏剧扶植计划。

剧目推荐:

《尼伯龙根的指环》:在七个半小时的演出中,观众所能看到的是简单的舞台表演和干净的视觉呈现,以及导演对于戏剧节奏的纯熟把控。戏剧本身在史诗、写意、叙事与冷静的思索之间达到了完美的平衡。
开幕大戏《物理学家》:形式化的特点非常突出。演员的造型、表演的奇异化和荒诞性,以及导演对于荒诞派的理解都令人啧啧称赞。
双开幕中国作品《飞向天空的人》:年轻导演李建军的这部戏通过一个视觉意识改编,还没看就已经让人感到是一部优秀的作品,一如他以往导演的作品般令人惊叹。此次在乌镇戏剧节亮相,也是这部原创作品的世界首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