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复杂,傲慢,又带着一种享乐主义和富于创造性的气质,圣彼得堡是俄罗斯的首席歌剧女主角。300 年来,它在各个时代都受到呵护,但也承受了历史和自然所给予的一切严酷的考验。白夜季尤其特别,喷泉流淌,公园发出奇异的色彩,人们告别漫长的寒冬,换上最短的裙子到街头彻夜狂欢,这是圣彼得堡一年最美好的时光。(图:午夜时分,天空依然透着光亮,当地人静静地欣赏着涅瓦河上璀璨的建筑)


歌剧中的最佳女主角
从莫斯科经过一夜的火车到达了这座欧洲第四大城市, 视觉的咏叹调自然而然地奏出,涅瓦河以及城市周围的运河映衬着 18 世纪和 19 世纪的宫殿、豪宅和教堂,还有容纳了大量文物的博物馆。 美丽,复杂,傲慢且带着一种享乐主义和富于创造性的气质,圣彼得堡是俄罗斯的首席歌剧女主角。从它还是一片无人居住的沼泽起,300 年来,这座城市受到了各个时代的呵护,但它也承受了历史和自然所给予的一切严酷的考验。虽然经常需要修复一下,但因为它那无忧无虑,无拘无束的态度,所有凝视过圣彼得堡壮观的建筑外饰,金光闪闪的尖塔和镀金圆顶的人,都会深深地被它吸引。

彼得大帝建都之时 ,马车是当时主要的交通工具,现在作为观光车带旅行者们穿越时空隧道重回那个年代

钻出地铁站,初夏的暖阳朝我扑面而来,这是一种陌生且勾人的气息。地图显示,我预订的旅馆和这里没有多少距离,决定拖着行李箱步行前往。可刚走过一个街区便失去了方向,站在路边把地图翻来复去看了好几遍也没弄清。“需要帮忙吗?”一句清晰标准的英语在我身后传来,我回过头,一位金发年轻姑娘正朝我微笑。她告诉我去的地方应该要坐电车前往,并把我送到了电车站,之前在莫斯科的旅行时,想要在街上找到会说俄语之外其他语言的人几乎不可能,但是渴望成为更广阔世界一部分的新一代圣彼得堡青年正在涌现。

城郊的公墓安静地埋葬着许多知名的文人音乐家,很多人会慕名前来为心爱的艺术家献上一枝花

漫步在涅瓦斯基大街
旅馆在靠近涅瓦斯基大街的一条巷子里,按了楼下的门铃,主人便热情地下楼迎接,“我叫 Amy,欢迎来到圣彼得堡”,这句见面语消除了初到一座陌生城市时所有的不安。旅馆是用一间公寓改造出来的,精致小巧,公共区域的墙上贴满了关于这座城市方方面面的旅游信息。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路线图正让我看得出神,Amy 已经将一杯热咖啡递到了我的手边,并开始分享她作为这座城市的主人的经验,话语中充满了自豪感。
“你应该把涅瓦斯基大街走上一遍,从那里开始了解圣彼得堡。”带着 Amy 的建议我出门右转以最快速度混迹到这条世界级大街上。川流的人群,并没有使这里显得喧哗嘈杂,没有小贩沿街兜售,像古董一般的老店俯拾皆是,一间间开得古雅端庄。
涅瓦斯基大街现在是,也将永远是俄罗斯最著名的大街,从海事法庭延伸到亚历山大·涅夫斯基修道院,在圣彼得堡的早期岁月中作为一条通往诺夫哥罗德的主要道路,四周很快就建起了精美的大厦、广场和桥梁。20 世纪初期,它是欧洲最壮观的大道之一,这里有铺设鹅卵石的人行道以及中间为马拉电车预备的轨道。道路的每一侧都铺有木块用来降低马车经过时发出的噪声—这可是世界上最早采用这个办法的。

彼得大帝建都之时 ,马车是当时主要的交通工具,现在作为观光车带旅行者们穿越时空隧道重回那个年代

沿着涅瓦斯基大街向东走,一路躲闪着如织的行人,走过埃尔米塔日博物馆前面的冬宫广场和起义广场之间连续两英里长的世界级建筑杰作。巴洛克、洛可可式的风格,气势宏大,细节精致无比,雕塑镶嵌在每一栋建筑上,冷峻、内敛。和巴黎罗马相比,因为俄罗斯政府没有能力进行全面维修保养,这里的建筑大多显得很陈旧,墙体斑驳黝黑,却更加加深了它的沉郁的氛围。我走过喀山大教堂,一座仿造罗马圣彼得大教堂建造的巨大石灰石建筑。这里藏有米哈伊尔·库图佐夫元帅的手稿,正是这位指挥官当年带领部队在博罗金诺战役中抵御拿破仑的进攻。我在贝洛萨尔斯基·贝洛泽尔斯基府旁边走过,这座粉色的堡垒周围环绕着众多新古典主义男性雕像。临近午夜之时我停留在路边一座不知名的圣母大教堂边,周围是教徒捧着烛火虔诚地等待着什么。这是一场复活节前夜的仪式,当走回街上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而街上还是生机勃勃,我并没有被醉鬼或流浪汉打扰,遇见有年长的人在路边交谈或爱侣旁若无人地热吻,以及背着大提琴的中年人深沉地走过,还有时不时三五成群的年轻人欢乐地叫喊。

喋血大教堂是这个城市最著名的地标,战争期间曾被一枚炮弹击中,幸运的是炮弹并没有爆炸,和平年代每天都有无数人来到它面前惊叹于它的瑰丽

复活节前夜,教堂门口聚集了前来祷告的信徒

当我沿着三一桥跨过涅瓦河的时候,Amy 的描述浮现出来:巴洛克和洛可可式宫殿释放出恬淡的蓝色和绿色,沿着河岸一直伸展到目力所及的终点,延展到壮美的圣艾萨克大教堂金色穹顶矗立的地方。圣彼得堡被涅瓦河一分为二,又有众多小河和运河交织于城中,水岸上是无穷无尽的一连串建筑珍宝。圣彼得堡于目于心都是一座魅力之城。此刻在通往波罗的海的方向,正是一幅超自然的白夜奇景—北方的太阳几乎不落,留下午夜深蓝色的天空。

河道上急转弯的游艇和街道上呼啸而过的重型机车,这就是圣彼得堡人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