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比锡巴赫档案馆收藏了所有与 J.S. 巴赫及其家庭有关的书籍全集、书信集、各种字典、文学作品,等等。手稿数目不断增加,目前有一千多种;巴赫的亲笔签名有一百个左右;古籍书和文件档案大概有三千本。如今很多巴赫手稿都已经上网,全世界各地有需要的人都能免费下载。(图:彼得·沃尔尼展示珍贵的巴赫手稿)


做了 25 年巴赫研究的莱比锡巴赫档案馆馆长彼得·沃尔尼(Peter Wollny),招呼助手将珍贵的巴赫手稿、古籍书放上手推车,送到档案馆二楼的图书馆内,“现存 98% 的巴赫手稿都在这里”。他一本一本翻开 17、18 世纪时很流行的羊皮纸封面向我展示。一本是 1735 年出版的巴赫键盘练习曲乐谱,当时由巴赫亲自委托在纽伦堡印刷。这版乐谱很稀有,目前全世界总共只有 10 本; 另一本是 1732 年出版的有关祷告与反思基督受难的书,扉页上签着 “Anna Magdalena Bach” 的名字,这是巴赫夫人 1741 年买下的书。

1735 年出版的第一版巴赫键盘练习曲乐谱,在纽伦堡印刷,仅存 10 本

1735 年出版的第一版巴赫键盘练习曲乐谱,在纽伦堡印刷,仅存 10 本

扉页有巴赫夫人签名的祷告与反思基督受难的古籍书

扉页有巴赫夫人签名的祷告与反思基督受难的古籍书

巴赫档案馆于 1950 年巴赫逝世 200 年时,由音乐学者维尔纳·诺伊曼(Werner Neumann)创办。当时二战结束不久,德国文化亟需重建。1985 年,巴赫档案馆搬到了现址,坐落在巴赫曾担任了 27 年唱诗班指挥的圣托马斯教堂对面。档案馆所租房子的这家人当时跟巴赫家也常来往。
因为 6 月巴赫节的缘故,我到巴赫博物馆里来看 265 年后“完璧归赵”回到莱比锡、完成于 1748 年的巴赫像,才知道巴赫档案馆、博物馆、图书馆、巴赫节以及巴赫研究,全在这 17 世纪建成的同一幢房子里。走上老旧的木梯后,陈设现代的图书馆书架上密集陈列着分类明晰的杂志、唱片与书籍,参观者随时可以翻阅。
2008 年起,巴赫档案馆正式属于莱比锡大学的一部分,这是在柏林国立图书馆之后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巴赫档案馆。沃尔尼介绍说,档案馆内有大约 30 位音乐学者在工作。图书馆收藏了所有与 J.S. 巴赫及其家庭有关的书籍全集、书信集、各种字典、文学作品,等等。手稿数目不断增加,目前有一千多种;巴赫的亲笔签名有一百个左右;古籍书和文件档案大概有三千本。最重要的手稿原件都收藏在楼下,平时工作主要使用复印件。沃尔尼又说,如今很多巴赫手稿都已经上网(bachdigital.de),全世界各地有需要的人都能免费下载。
从去年开始,著名的英国古乐指挥大师约翰·艾略特·加德纳被任命为巴赫档案馆主席。两个世纪以来几易其主的原真巴赫画像,正是由加德纳牵线带回到莱比锡的。不过依照沃尔尼的说法,加德纳“相当于一位使者”,他并没有在实质上介入巴赫档案馆的工作。
在沃尔尼给我展示每一部手稿或书时,我都会问一句:“怎么发现的呢?”而他每次都会带出一个偶然的场景:“就是一天,有个老人给我打电话”

B=《外滩画报》
W=彼得·沃尔尼(Peter Wollny)

B:巴赫音乐学者的日常工作是怎么样的?
W:巴赫写了很多作品,并且有一个庞大的家庭。但在他去世后,所有物件都失散了,不像莫扎特的物件都集中收藏在了萨尔茨堡,巴赫的相关资料没有人及时去做整理。我们现在能做的是在世界各地、尤其是中欧各地大海捞针,把能找到的碎片都收集起来,由巴赫学者们系统化地梳理过滤这些资料。我们会写文章、出版书籍做记录等。
巴赫档案馆收藏着源自莱比锡的最珍贵的巴赫资料,有些属于我们,有些是我们从当地不同机构中永久租赁而获得。同时,我们努力在各地的古籍市场上购买与巴赫生活的 18 世纪文化相关的书籍,因此我们有专门的预算来购买这部分资料。有时候市场上会有巴赫手稿出现,这些手稿通常非常贵,就我们自己的预算肯定不够,因此需要调动其他基金和赞助。这批赞助跟每年巴赫音乐节的赞助商是一样的,另外我们还有一批喜欢巴赫的“朋友”,每年都会给档案馆赞助一笔费用。
B:最近一次的重要发现是?
W:我们每年都有新发现。几年前我突然想去莱比锡附近一个小镇的教堂去看看,我知道里面收藏了很多 18 世纪各种来源的手稿,也知道有巴赫的学生在这个教堂里工作过。我开始浏览里面的 350 部手稿,结果没几分钟就发现了巴赫的签名真迹。我们的工作就是不能等,而是得自己去找,还真有点像考古学。有时候一项模棱两可的发现会让你兴奋好几个月。
B:简单说来,怎么鉴别巴赫的手稿?
W:有两种方式。首先可以从他手写体的特点去看,比如他写谱号怎么用劲,音符画得哪里粗哪里细。另一种方式也许更专业,你得通过大量的阅读,训练自己随时能辨认出巴赫来,达到面对乱写一通的草稿都能一眼认出来的程度,这大概得花四五年时间吧。巴赫研究在音乐学中是最难钻的。
B:多年来的研究工作,哪些发现最令你兴奋?
W:几年前一次很幸运的偶然机会,有个在加州的人给我们写了封邮件,在这本手稿上拍了照片,上面似乎有巴赫的签名。结果我们发现这些手稿的片段,是巴赫键盘曲中最著名的幻想曲作品之一。后来我们了解到手稿完成于 1748 年,19 世纪被移民带到了美国。
有一本书是 1993 年我们在一次拍卖中买下的,当中有巴赫的签名。1680 年,莱比锡一位富有的遗孀拿出了一大笔钱来,每年在她的“取名日”(基督教用语,某人根据某位圣徒之名取名)上,请圣托马斯教堂唱诗班指挥为她演出一场音乐会。当年的指挥在收到钱时都会在这本书上签下名字。这个传统一直持续到 1928 年经济危机时,钱用光了才终止,前后二百多年。

有巴赫签名的记账本。巴赫为一个富有的遗孀演出后收到赞助金的签名

有巴赫签名的记账本。巴赫为一个富有的遗孀演出后收到赞助金的签名

B:平时怎样维护手稿原件?
W:维护的方式有几种:扫描原件保存附件,在乐谱之间放上无酸纸保存。你看这是最珍贵的藏品:康塔塔全集。这是巴赫住在莱比锡时期最有野心的作品,他一年中每个礼拜日都要写一部康塔塔。他先后完成了三部康塔塔组曲,并从 1724 年 6 月开始演出这些作品,直到 1725 年春天为止。他去世后,首演时的素材都给了圣托马斯学校。你现在看到的正是巴赫当年在圣托马斯教堂和圣尼古拉教堂指挥时亲自使用的谱子,这是如今世上最重要的巴赫手稿之一。要想了解巴赫如何使用乐器、怎么做乐团编制,都能在这部手稿中获得答案。但平时经常有美国、英国和俄罗斯的学者或音乐家来做研究,我们一般只拿出复印件来,原件经常见光不好。

巴赫于 1724-1725 年间指挥首演自己的康塔塔全集时使用的手稿原件,乐谱之间用无酸纸做保护

巴赫于 1724-1725 年间指挥首演自己的康塔塔全集时使用的手稿原件,乐谱之间用无酸纸做保护

B:研究巴赫,有没有令你头疼的时候?
W:有时交易对方故意要一个天价,我就想哪里去弄来这么多钱啊!有时是因为有人提供假线索。假线索经常发生,有人打电话说他们是巴赫的亲戚之类。但每个电话、每封邮件我们都不会漏过,一个个去鉴别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