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布塞的《市场法律》聚焦了法国底层社会的一名超市保安员,以模仿纪录片的方式拍摄而成,除男主角文森特·林顿,全都起用非职业演员,而且让他们扮演他们生活中原本的角色。不得不说,这样的取材与拍摄方式体现了达内兄弟对中生代法国导演的影响之大。(图:史蒂芬·布塞,现年 48 岁的布塞是法国现实主义电影的代表和中坚力量,他总是孜孜不倦地描述着一个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故事)


史蒂芬·布塞(Stéphane Brizé)是法国现实主义电影的代表和中坚力量。从他执导的第一部长片《故乡蓝调》(Le Bleu des villes,1999)到《奇情探戈》(Je ne suis pas là pour être aimé,2005)、《尚蓬小姐》(Mademoiselle Chambon ,2009)、《弥留之春》(Quelques heures de printemps ,2012),布塞总是孜孜不倦地描述着一个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故事,娓娓道来,又不乏动人的点睛之笔。
今年,布塞的《市场法律》(La loi du marché)入围主竞赛,为法国男星文森特·林顿(Vincent Lindon)赢得影帝桂冠。影片把镜头对准了法国社会最底层的人,林顿饰演的 Thierry 是一个 51 岁的失业者,和妻子辛苦养育着一个智障儿子。在经历羞辱性的面试和求职培训后,他终于在超市里找到了一份保安的工作,需通过摄像头监测超市里的偷窃行为。但这也使他陷入两难的道德困境。
21 天拍摄由手持摄影机完成,没有打光、推轨、道具……在布塞简单的长镜头里,我们就好像看到了真实的生活场景。事实上,除文森特·林顿外,布塞起用的都是非职业演员,那些超市保安、银行职员等角色是本色出演。
在当下现实主义题材电影一抓一大把的法国,乍看之下,《市场法律》似乎并无特别。毕竟,已经有太多人开始效仿或受到达内兄弟的启发,用纪录片的视角去讲故事,展现对底层人物的关照。但除了这些,史蒂芬·布塞的《市场法律》另有可圈可点之处,那便是电影中体现的哲学思辨。首先从标题上,就展现了“法律”和“市场”这两者间的辩证关系。“因为一般来说,法律的关键在于公正,而公正的典型表现就是’平衡’二字。市场则相反,它常常意味着肮脏、龌龊,一直被认为是平衡的反面——对这两个相反的概念加以探讨。”布塞说。
在电影前半段,主角在屏幕前接受拷问,而到了后半段,他要去审问别人。导演通过构建人与屏幕的关系揭露社会体制对底层人物的审判。从这一点上,《市场法律》就可以在一大波现实主义影片中脱颖而出。“我并不想批判欧洲的社会现状,但观察世界、拥抱现实,这对我来说是必须的。”布塞说。

《市场法律》仅花了 21 天,由手持摄影机完成,没有打光、推轨、道具

Q:你给这部电影起名叫《市场法律》,它有什么含义?
A:从字面上来说,它的意思就是“市场的法律”,但我们在把它翻成英文时加入了不止一层内涵。它可以说是一种“丛林法则”,但要找到完全恰当的英译却很难。我第一次看到 “The Measure of a Man” 的时候就觉得这个翻译很有意思,它虽然不是直译,但完全表达出了我们想要的感觉,即“当一个人陷入绝境的时候,他会怎么做”。
通常情况下,我在拍摄或是创作剧本阶段就能直接起出电影标题,因为一般标题都不会太理念化,而是相对直白的那种。这次是头一回,我在写剧本和拍摄的时候都没能确定标题,而是到剪辑阶段才灵感闪现。这个标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契合了电影结构——在第一个场景的最后,我就借演员之口说出了那句点题的“C’est la loi du marché”(这就是市场的法律啊)。更让我高兴的是,这个短语似乎已经进入了主流的法语语言体系——这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Q:在看这部电影之前,人们也经常去超市,但从来不会注意到一些电影里出现的细节。你是怎么注意到这些有意思的细节,又是如何了解超市的运作的?
A:我总是尝试去拍下一些简单的生活细节,这些细节为整部电影增加了一种戏剧上的张力。比如一对中年夫妻看中一款手机,接着开始讨价还价——这样的场景虽然很常见,但你能从中感受到它所传达的信息——这样打扮体面的夫妻还需要在五十多岁的年纪为这点钱而费尽口舌,这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告诉我这个社会的运作体系存在失败的地方。为了证明我没有骗你们,我给你们看一张我在做调查时与超市保安的合影,他也参演了这部电影。有趣的是,你能看到他穿着白衬衫,戴领带,这是他们的制服。而昨天在红毯上,我也穿着差不多的衣服。
Q:在这部电影中,你让唯一的专业演员文森特·林顿和一群非职业演员一起出演,这样的用意是什么?
A:在我以前的电影里,起用的几乎都是专业演员,但我会在开拍前跟他们强调“什么都别做”,我会让他们尽可能呈现自然的状态,以此来保证最大限度的真实性。这次的《市场法律》就更进了一步,主演面对的不是设定好的角色,而是一群做着和生活中同样工作的现实人物,我很期待并希望这些非职业演员能用他们的言语、他们对职业的熟悉度,来给电影带来更大程度的真实——这也是我的一次试验。
有人会问我,为什么不干脆拍一部纪录片?我想说我的热情其实永远都在于把虚构和现实结合起来。究竟什么是真,什么又是虚?这永远都是很有意思的话题。其实就算是虚构的故事,它也是真实的,它的存在就证明了它的真实。从纪录片起家的基耶斯洛夫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说过,“我一定要拍电影,那样才能在纪录片的基础上再进一步。”确实,《市场法律》是用接近纪录片的方式拍摄的,机位的架设也是模仿纪录片的,但它首先一定是一部电影,需要专业演员来挑大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