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国大革命年至今,一次次的社会失控证明,1895年的《乌合之众》从未过时!

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1841-1931),法国心理学家,著有《各民族进化的心理学规律》、《法国大革命和革命心理学》等,其中以《乌合之众》最著名。

这是一本具有怎样魔力的社会心理学著作?美国社会心理学大师奥尔波特大胆断言:在社会心理学这个领域已写出的著作中,最具影响力的《乌合之众》莫属。而此书享誉如此地位,也必定备受争议,1895年此书初次面世时,有人质疑,也有人愤怒,他们驳斥勒庞的言论,认其是“无稽之谈”。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曾说:“其作者所说的,没一点是新鲜的东西。”但他同时却大方承认,此书是他论述社会心理学的起点。

勒庞认为:“个人”与“群体”的对峙,就如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理智会被消磨,冷静走向狂热,而群体的暴力也终将淹没个人的善意。于是在他对群体和个人进行了大量深入而细致的观察后,得出了最重要的结论:民众是盲从的,群体智商低于个体,而且更容易产生暴力。

正如此书开篇所言:“许多人凑成的就是群体,不管他们是谁,不管他们是干什么的,也不管他们因为什么在一起,只要他们凑在一起,就是一个群体。”

凑在一起的群体总是无意识的,他们无意识的破坏一种文明,又无意识的妄想重建一种文明。于是他们开始暴动,他们没有目的,膜拜英雄,他们见风使舵,随波逐流。直到变成一个个不受理智控制的玩偶。不论是此书作为分析底本的法国大革命,还是卢旺达大屠杀,义和团,太平天国,文革……群众都成了疯狂的代名词,此后历史形容他们便是:那群人。

是的,作者认为那群人只有很普通的品质,只有很普通的智慧,也只有最基本的智能。群体甚至淹没了个人的智慧,因为他们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群体就是法律,群体就是道德,群体的行为天然的就是合理的。于是人们放下温和的面孔,他们开始需要英雄,需要领袖,需要激情与狂热,他们无所畏惧,举着旗帜挥舞着,即便是生死也置之度外。因为群体是无名氏,无名氏不需要为他所做的任何事情承担责任。因为无名,所以无由指控。

这是种多么可笑的集群行为呵!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编剧喻荣军,以此书论调为基点,创作了同名舞台剧《乌合之众》,于今年4月8日到4月26日将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D6空间进行演出,携手香港导演邓伟杰共同探讨“个人”与“群体”之间彼此关系与诉求,从1967年至今,我们到底在经历些什么?群体是怎么样影响我们,而个人与其的对峙又究竟有何意义?

这样,群体也成了历史的一部分。

或许我们始终无法在这种无意义的行动中寻求到意义,如《管子》一书中所言:乌合之众,初虽相欢,后必相吐,虽善而不亲也。

个人没有消失,群体也依旧存在着,这样,此书便终当不朽了。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二十周年系列演出

2015香港艺术节委约作品

舞台剧《乌合之众》The Crowd

 

故事梗概

 

重庆,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一个热血青年开枪打死了一个孩子的母亲。几十年来,孩子一直在寻找仇人,从北京到上海,最后在香港找到了当年的凶手……追杀者是冷静甚至冷酷的,被追杀者是机智而理智的,这跨越数十年的追逐,并不仅仅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对抗与较量,更是他们各自精神层面的对峙与反思……

 

 

 

联合制作:香港艺术节、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编剧:喻荣军

导演:邓伟杰【中国香港】

演员:杨皓宇、蒋可、黄晨、尤美、刘苡辰、徐婧灵

 

场景及服装设计 :王健伟【中国香港】

灯光设计(香港首演):黄宇恒【中国香港】

音乐及现场演奏:黄谱诚【中国香港】

舞台监督: 王飞

技术设计(上海演出):许金佳

灯光设计助理:王贝珺

音响设计(香港首演):任碧琦【中国香港】

音响设计(上海演出):王轶轩

制作人:余瑞婷【中国香港】、黄一萍

制作经理:萧健邦【中国香港】

剧照摄影:Keith Hiro

 

 

演出时间:2015年4月8日-4月26日19:30(周一休息,周日仅14:00下午场)

演出地点:上海话剧艺术中心-D6空间(安福路288号)

演出票价:150、VIP280元(平日)

180、VIP280元(周五、周六、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