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多重人格,同样是用童年的不幸遭遇作为引子,同样是大玩老套的身世梗,《杀了我治愈我》证明了保持剧情中出人意料的冲突点以牢牢牵引住观众的好奇心,始终是一部电视剧脱颖而出的关键。(《杀了我治愈我》由池城和黄静茵主演,继去年的《秘密》后,此番两人的二度合作更有默契)


《杀了我治愈我》(Kill me, Heal me)无疑是近期最受欢迎和最具好评的韩剧。故事讲述了因为患有多重人格障碍而具有了“七重人格”的财阀三世车道贤在偶然遇见了精神科实习医生吴俐珍后,发生在两人之间的既悲伤又荒唐、充满了笑声的爱情故事。
向来喜欢在题材上跟风的韩剧制作界在 2015 年开年掀起了一股“精分”(精神分裂)的热风,从三大电视网到有线台,最具人气的剧集中的主角不是白天夜晚双重身份转换,就是深度 Cosplay 再出门,甚至动不动就患上了简称“DID”的多重人格障碍症。其中由池城、黄静茵主演的《杀了我治愈我》和由玄彬、韩志主演的《海德、哲基尔与我》同为多重人格题材,又同在水木剧播出,陷入竞争的态势,因此成为近期观众热议的话题。
演员们都还是蛮拼的。《杀了我治愈我》能够获得成功,男主角池城令人叹为观止的演技立下首功。在剧中,他一人分饰七个不同人格的角色,因为每种人格的年龄、性格、职业,甚至性别都不同,所以行为举止自然相差十万八千里。虽然造型、化妆能带来外观的变化,但真正能让观众感同身受到“变了一个人”唯有表演能够达成。有趣的是,等到七种人格轮番在同一个躯壳里登场亮相,最受欢迎的人格居然是年仅 17 岁、热爱追星、喜欢帅哥的不良少女高中生安瑶拉!池城演绎的安瑶拉一登场就受到女性观众的疯狂追捧,理由居然是“这个角色追星的狂热简直跟我追星的时候一模一样”!安瑶拉一边抖腿一边说着“长得帅的都是欧巴”简直是全剧最具魔性的台词之一。
池城究竟如何一人分饰七角又毫无违和感?有媒体评价他的表演足以弥补该剧导演能力的不足。不少观众认为,虽然现在还是 2015 年年初,但是池城的《杀了我治愈我》已经可以“预约”年末演技大赏的奖项了。市场的反应更为直接,曾经由宋慧乔、全智贤这样的美女演员创造的在剧中所使用的化妆品、服装等商品的售罄纪录,池城堂堂一介男子也做到了!他每次变身安瑶拉后使用的唇彩、兔子睡衣等少女心爆棚的商品在韩国统统“完售”。

在男主人公的七种人格中,最受观众欢迎的是少女安瑶拉,他在剧中穿的兔子耳朵睡衣、使用的发饰和化妆品等在韩国都告售罄

在男女主人公的化学反应上,池城和黄静茵去年就在狗血却意外精彩的虐恋剧《秘密》中有过精彩演出,此番二度合作有了更多默契。对比池城,黄静茵献上了同样可圈可点的表演。和现在很多过于在意外表的精致而在表演上束手束脚的韩国女演员不同的是,黄静茵毫不在意自己在屏幕上的形象,只尽力于去演好角色所需要的状态,于是在被冠以“颜艺女王”称号的同时也收获了观众的好评。
另一部题材为双重人格的剧集《海德、哲基尔与我》在开播前的话题性不输《杀了我治愈我》:男主角玄彬退役后首次出演剧集,女主角韩志因为热播剧《屋塔房王世子》而获得关注。同题材又同档期,两部作品难免要被比较孰优孰劣,对于演员各自的粉丝来说,这种比较或许没有正确答案,但站在观赏优秀表演的角度出发,《杀了我治愈我》的演员明显“技高一筹”。另一个被比较的点则在剧情的设置上。两剧开播之初,《海德、哲基尔与我》的漫画原作者曾经在个人博客上言辞激烈地指责《杀了我治愈我》的编剧陈秀完进行了剽窃,由于缺乏合理的证据,且《杀了我治愈我》的制作单位拿出了编剧完成剧情大纲的初稿时间来证明该剧的原创性,这件纷争才偃旗息鼓。不过,接下来陈秀完在《杀了我治愈我》的剧情发展上,展现了完全“高能”的创作手法,彻底驳斥了这一说法。

与《杀了我治愈我》在题材上撞车的同档剧集《海德、哲基尔与我》虽然因是演员玄彬退役后的首部作品而不乏话题性,但在剧本等方面较前者逊色

《杀了我治愈我》自开播以来,收视率一直居于同档的第一或第二位

男主角车道贤虽然有七种人格,但每种人格在剧情中的出现的意义以及契机都衔接得甚为巧妙,不但不会让观众觉得凌乱,反而是充满了好奇与期待。比如第二个人申世奇是因为车道贤有些温和软弱的性格,于是在面对极端情况,需要申世奇这样直接甚至有些暴力的人格出现;第四人格安耀燮是一个冷静理性的天才少年,但同时又是一个自杀自愿者,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人格是因为每种人格都知道彼此的存在,都觉得痛苦,但又无法终止这种状态,于是安耀燮觉得唯有死亡才能让大家获得最后的解脱。
把每种人格写得如此有理有据已经足够让观众玩味,但编剧却并没有就此止步,剧情的发展到揭开车道贤与吴俐珍到底有什么童年羁绊时才叫真正的“放大招”!起初大家都以为吴俐珍的哥哥吴俐温才是车道贤的童年玩伴,所以吴俐温一直在调查车道贤和他的家族,就在这个悬念的谜底呼之欲出时,吴俐温的一句“为了爱”让观众明白原来他是为了假妹妹吴俐珍才做了这一切,吴俐珍才是车道贤的童年玩伴,由此解释了第二人格申世奇为什么第一眼见到吴俐珍就进行了表白。到了观众以为车道贤是因为童年受到父亲的虐待而产生多重人格时,剧情又突然反转告诉观众,其实被虐待的是吴俐珍,车道贤作为旁观者因为无能为力产生的内疚与自责才患病。当终于快演到两人都将恢复记忆可以相互治愈的时候,剧情又急转直下:原来吴俐珍才是车家户口簿上那个叫“车道贤”的孩子,那现在的车道贤又是谁?至此,观众已经彻底“暴走”了!
同样是多重人格,同样是用童年的不幸遭遇作为引子,同样是大玩老套的身世梗,《杀了我治愈我》证明了保持剧情中出人意料的冲突点以牢牢牵引住观众的好奇心,始终是一部电视剧脱颖而出的关键——既然猜不透剧情,唯有锲而不舍地追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