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贯不追求新潮的Céline,充满着简约自然和知性美。这次的2015春夏系列广告中,Céline请来了三位气质非凡、不同年龄阶段的女性作为主角,她们是14岁的当红模特Freya Lawrence、中年法国芭蕾舞艺术家Marie-Agnès Gillot,以及最让时尚界为之倾倒的80岁美国作家Joan Didion——没错,就是这位带着墨镜,仿佛拒绝闪光灯、拒绝人靠近的时尚奶奶。

▲Joan Didion年轻时坐在车上的一张照片,而右图的Céline广告灵感正是来源于此

 

生于1934年的Joan Didion在加利福尼亚长大,父亲是二战美国陆军航空兵团中的一员,因为工作需要,被迫不断搬家,Didion经常没学上。但她自小酷爱读书,随后考入加州伯克利大学主修英语。大四时,她参加了美国版《VOGUE》赞助的写作比赛,力拔头筹,并拿到了去杂志社纽约办公室工作的机会。

Didion在《VOGUE》工作的两年里从广告编写人迅速升为助理编辑,连Condé Nast本人也会在楼道里碰见时主动嘘寒问暖。50年代末的美国女人们还对长手套,小礼帽和细腰大摆裙唯命是从,她却穿衣风格独树一帜,以标志性的黑色墨镜,纯色T恤,剪裁利落的衣裙为人所知。“少即是多”是她搭配的精髓所在。

 

 

也同样是在《VOGUE》,她认识了彼时正在为The New York Times写稿的John Gregory Dunne。这遍是之后与她相伴近40年的丈夫。为了寻找写作灵感,Didion在纽约工作两年后便搬去了旧金山。60年代的旧金山,反战、反种族歧视、反同性恋其实、群居村,致幻剂,摇滚乐......俨然一个巨大的实验基地。Didion在那样的环境下写出了新闻文学代表作,文集《Slouching Towards Bethlehem》,书的开篇就指出了旧金山Haight-Ashbury街区人满为患,缺乏管理的阴暗面。

 

Joan Didion的笔风和Céline设计师Phoebe Philo设计服装的风格神似:简洁有力,却不失对细节的关注。Didion深受海明威的影响,在遣词造句上很有讲究。她认为句式构架和表达句意之间关系紧密。但她的语调并非和海明威一样充满大男子主义,而是细腻独到,有时还颇为忧郁。

 

▲Joan Didion爱做饭,厨艺一流

▲由Joan Didion担任编剧的电影

 

除了编写文集外,Didion还出版了数本小说,她喜欢用第一人称写作,把自己的观点糅合到故事中去。另外作家、记者都是她的身份。

Joan Didion的人生并非一帆风顺,在2003年,她的丈夫因心脏病逝世。一年后,她的女儿也因病去世。两年之内失去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对她打击很大,悲痛让她再次提起笔,写出了获得美国国家非小说类文学奖,角逐普利策传记奖,被编译成法文剧本,最终在巴黎搬上舞台的《The Years of Magical Thinking》和《Blue Nights》。前者按叙事顺序讲述了她丈夫逝世之前和之后的时光,后者则是延续去前者虚无主义的风格无顺序地讨论了为人父母,变老,死亡的话题。她从不直言悲伤,但字里行间尽是世事无常的故事。

 

如今的Didion只身一人住在纽约东71街的一套公寓里,仍然每日读书写作,仍然衣着优雅简洁,实干舒适——不是因为现在流行Normcore,而是因为这就是她的风格。她瘦得像她指尖的香烟,爱着她的丈夫和女儿。人生的际遇并不是停止生活的理由,她在Teller的闪光灯下,美丽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