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简主义”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艺术派系,追求简单到极致。本期介绍的六个手表品牌,一直以极简的设计闻名,没有复杂的机械功能,却以精湛的设计在手表行业占据一席之地,经久不衰。


Mondaine
这只手表是不是很眼熟?是的,iPad 的时间表盘就曾“借鉴”它,还为此输了官司,支付了 2100 万美元的赔偿金。
Mondaine 是瑞士国家铁路局专用手表,在瑞士的 3000 个火车站月台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1940 年,瑞士著名工程师汉斯·希尔菲克(Hans Hilfiker)接受瑞士国家铁路局(SBB)委托,设计一款清晰易读的时钟。手表的指针、刻度采用包豪斯设计常见的几何线条图型,刻度好似铁轨,白色表面、黑色刻度的高对比设计,可以让乘客在任何方向都清楚地看见时刻。红色圆秒针的灵感,源自于早期瑞士铁路站台人员所持的一根圆顶红色木棒—工作人员在月台上挥动这根木棒,指示乘客上下车。此外,这只手表有一个独特的走时方式:每分钟秒针走完一圈,会在 12 点位置停留约 2 秒钟,然后再与分针一同跳动,完成下一分钟的走时。这个极富个性的设计并非随意而为:20 世纪早期瑞士铁路的电器系统尚不发达,为了要让火车站内每一面挂钟都能同步对时,工程师设计了这种等分机制。
Mondaine 于 2013 年推出以这一特殊走时而命名的 stop2go,旨在向上世纪初的经典设计致敬。表厂耗费近 5 年时间研发自制机芯 Cal.58-02,便是为了忠实呈现此独特的走时方式。
Helvetica 是继 SBB 国铁表后的又一款极简设计代表作。Helvetica 是世上最为广泛运用的西文印刷字体,许多知名国际企业、品牌的 LOGO,包括瑞士国铁表,都采用这一源自瑞士的字体。Mondaine 同样请来打造 stop2go 腕表的瑞士工业设计师马丁·德雷绍尔(Martin Drechsel)操刀,将 Helvetica 字体转化于腕表设计上。德雷绍尔将 Helvetica 字体中出现的点、线、数字等元素撷取出来,化成表盘的刻度与时间,再将 Helvetica 字体中的「1」刻划在表壳处,呈现出简洁美感。

Mondaine 向 SBB 国铁表致敬的 stop2go 系列腕表

NOMOS
这个来自德国制表重镇格拉苏蒂的品牌创立于 1990 年。NOMOS 一词源自希腊文,代表法律与规范,就如它的名字含义一样,NOMOS 的手表秉承德国严谨的制表精神,讲求手表的准确功能。1990 年的德国制表业正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那时,多数的东德手表都使用石英机芯,而 NOMOS 却选择开始它的制表业,它也是极简手表品牌中少数拥有自制机芯能力的制表品牌。尽管没有悠久的历史,但 NOMOS 凭借识别度极高的极简设计受到追捧。
该品牌以超薄表壳、典雅却又有力量的德式风格著称。品牌的 Tangente、Tangomat、Ahoi、Orion、Tetra、Ludwig、Zürich 和 Club 等系列,都曾屡获制表业殊荣。Metro 手表是品牌标志性作品之一,它由柏林知名设计师马克·博朗( Mark Braun)设计,创作灵感来自国际大都会。手表的几个细节设计新颖别致:模拟精密测量仪器的分钟时标、表冠上的点状浮雕,让人联想起精密工具上的图纹;表耳的外观有古典时计的复古感,线条分明的设计又极具现代气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款手表的表耳设有即时更换表带机制,将美感与实用性相统一。

NOMOS Metro 系列腕表

Metro 系列腕表设计师马克·博朗( Mark Braun)

Calvin Klein
从 1997 年品牌成立以来,Calvin Klein 的手表就一直强调“纯净、简约、摩登、性感”的概念。在这一基础上,设计团队尽一切可能将设计化简,甚至简单到连刻度都省了。如同绘画般的线条,令手表更具现代感。
Calvin Klein amaze 名媛系列、Body 美人鱼系列等设计都只有时针和分针。Body 手表的灵感则来源于美人鱼鱼尾的美丽弧线,除了多层表链结构之外,特殊的表带设计使其成为兼具配饰功能的女性时装表。Calvin Klein 手表的价格亲民,以上两款手表的零售价在人民币 2000 元至 3300 元之间。

Calvin Klein Body 美人鱼系列腕表

Skagen
传统的丹麦设计风格以恬静,富有韵味而著称。它将材料、用途和图案融合在一起,形成平衡与协调的高度统一,拥有平民化、朴素、简洁、明快而又精细的风格。 来自丹麦的手表品牌 Skagen 继承了这种设计传统和思维方式。其产品设计周密、注重细节与材质,外观美观简洁,更强调产品与人之间的情感互动。
Skagen 这个名字来自丹麦著名的“斯卡恩画派”。斯卡恩是位于丹麦日德兰半岛东北的一座城镇,其美景曾吸引一大批丹麦知名画家,并跃然出现在他们的画作中。“斯卡恩画派”由此诞生,并在 19 世纪 80 年代迎来了黄金时代。如今丹麦的 1000 克朗钱币上的人物,就是该画派最著名的画家米切尔·安克尔和安娜·安克尔夫妇。
Skagen 的 Ancher 系列,就以这对夫妇的名字命名。安娜出生于斯卡恩,斯卡恩的城镇风格也成为该腕表系列的灵感—数字刻度被排列有序的细长线条代替,读时清晰。

Skegan Ancher 系列腕表

Bering
Bering 也是纯正的丹麦制造,风格纯净简洁。创始人兼设计师迈克尔·维特·约翰斯(Michael Witt Johanse)的座右铭是“少即是多”,且注重细节。他认为:“历史上的丹麦设计总是给人以干净、优雅和永恒之感。”Bering 的设计延续了这些特质,甚至做到更加干净。他认为,不锈钢是最典型的北欧风格材质,像 Bering 这样的北欧品牌不应使用太多颜色,只需要保持一种长久的、洁净的北欧之色。

Bering 双色不锈钢腕表

Bering 创始人兼设计师迈克尔·维特·约翰斯(Michael Witt Johanse)

KiBiSi
KiBiSi 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最具影响力的设计团体,来自丹麦首都哥本哈根,2010 年上海世博会丹麦馆正是出自其手。团队由工业设计师拉斯·拉森(Lars Larsen)、建筑设计师比雅克·英格尔(Bjarke Ingels)和哲学概念设计师简斯·马丁·斯奇博斯泰德(Jens Martin Skibsted)组成。由 KiBiSi 设计的 Bulbul 手表,现代气息浓厚,旨在诠释出哥本哈根式的创意和精致工艺。简单的表盘下隐藏着复杂的设计思考和细节处理,同时将高质量材料融合美学艺术。这些元素交汇在一起,成就了“简约而不简单”的又一北欧风格力作。品牌著名的 Pebble 系列,表盘采用轻微不对称的圆形结构,以不锈钢材质为基础,与纯色表带共同演绎出清新的设计之美。

Kibisi Pebble 系列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