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哪一个国家像法国这样重视文学

 

作为一个文学王国,法国每年光是文学类的奖项,大大小小有2000多种。法国人钟情于读书,午后的露天咖啡馆里,或慵懒或优雅或从容的阅读者是法国随处可见的风景。

在这样的氛围熏陶出来的法国作家,是很多世界级文学奖项的常客。连竞争相当激烈、在文学界最引人注目的诺贝尔文学奖,对于擅长写作的法国人来说也不在话下。

有人曾对自1901年以来,111名诺奖获得者进行分析,总结出该奖项得主的四大特征:法国人、用英语写作、小说、男性。

今年的获奖者帕特里克•莫迪亚诺,符合其中所有标准。

11月初是法国文学的“黄金周”,15种重量级文学奖会在此期间陆续颁出。

在10月30日,法兰西学院小说大奖开启了文学颁奖季后,11月3日费米娜文学奖颁布;4日美第奇文学奖揭晓;5日大概是最万众瞩目的一天,法国文学的最高奖项龚古尔文学奖和同样极具分量的勒诺多文学奖在德鲁昂饭店最终确定——一场文学的饕餮盛宴在巴黎如火如荼地举办着。

 

法国又进入一年一度的文学颁奖季,今年最重要的五大文学奖均已揭晓

 

法兰西学院小说大奖:安德里昂•博斯克《星座》

10月30日,法兰西学院小说奖颁给了安德里昂•博斯克(Adrien Bosc)的作品《星座》(Constellation),开启了本年度法国各大文学奖的评选颁奖季。

获奖小说《星座》是年仅28岁的博斯克的第一部作品,由Stock出版社于今年8月20日出版

 

作品取材于导致法国拳击手马塞尔•塞尔当丧生的空难。小说将读者带回1949年10月27日晚,一架名为“星座”的法航班机,在从巴黎飞往纽约的途中失联,最后被人发现时已坠毁在亚速尔半岛,无一生还。

机上37名乘客中,有法国家喻户晓的歌星伊迪丝•琵雅芙的情人、拳击世界冠军马塞尔•塞尔当和著名的天才小提琴家吉内特•奈芙。作者在书中,对命运和偶然这一永恒的话题提出了思考。

这位出生于1986年的法国年轻作家还是两份杂志的创始人和董事

 

博斯克的这部处女作已摘取了2014年Marcel Bleustein-Blanchet文学奖桂冠,且位列美第奇等另几项文学大奖候选名单。对获得法兰西学院小说大奖的消息,他感到很意外也很 “荣幸”。

法兰西学院是法国最权威的学术机构,每年颁发60多种各类奖项。在文学方面,最著名的是创办于1912年的文学大奖和1914年的小说大奖。所不同的是,前者嘉奖某位作家,以表彰其全部作品,在每年6月公布;后者则颁给某部具体的作品,每年11月揭晓。

 

费米娜文学奖:雅尼克•拉赫斯《月光浴》

费米娜文学奖11月3日揭晓,来自海地的法语女作家雅尼克•拉赫斯(Yanick Lahens)凭借作品《月光浴》(Bain de lune)成为获得该奖第二位外籍法语作家。

费米娜文学奖评委会赞扬《沐浴月光》时表示,这部美丽的小说,充满了神秘、无形的美

 

《月光浴》围绕着海地农民的主题展开。故事从一个渔夫遇到了一个受侵害的年轻女孩开始,把一段沉重且尘封已久的家族史逐渐呈现在读者眼前。小说中拉弗勒尔和美吉道尔两个家族四代人,最终放下多年的积怨,冰释前嫌。

除了讲述主人公的遭遇外,这部充满神秘的小说还呈现了海地各个领域的生活,涉及到对民族文化、历史暴力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的探讨。

出生于1953年的拉昂斯可谓大器晚成,直到2000年才出版她的第一部小说。拉赫斯获奖后向媒体表示,她感到非常高兴评审委员能够读懂她讲述的故事

 

费米娜(Fémina)意为女性,在女诗人阿娜•德•诺阿伊(Anna de Noailles)的主持下,于1904年由《幸福生活》杂志社设立。跟龚古尔奖的评委全是清一色的男性相对,费米娜评委会成员全部是知名女作家。

从创立伊始,费米娜文学奖评委会就表示是这个奖为那些有才华,但未必被大众熟知的作家所设立,而大家所熟知的作家和出版界的重量级人物都不在选择范围。

费米娜文学奖之前只授予法国本土人,但自去年起,扩大了选择范围,只要是作家用法语写就的作品都可以参选。去年,外籍作家乐欧诺华•米亚诺凭借《影子的季节》摘得了费米娜奖,成为首位获得该奖项的外籍法语作家。

 

美第奇文学奖:安托万•沃罗蒂尼《辉煌终点站》

安托万•沃罗蒂尼(Antoine Volodine)和他的作品《光辉灿烂的终点站》(Terminus radieux),获得了11月4日公布的美第奇文学奖。

这本书讲述了一群幽灵士兵和活死人执意在西伯利亚这片土地上延续苏维埃梦想的离奇故事,故事着重探讨了在遭逢巨变的社会里,人性的真实展现

 

《辉煌终点站》讲述了一个关于“后来”的故事。小说描述了未来时代核泄漏之后的悲剧:“光辉终点”是位于西伯利亚偏僻大地上的一个集体农庄,那里的核反应堆不幸爆炸,在地表上砸开了一个大坑:整个地区全都遭受了污染,很少有居民得以逃生。

作者在书中描述了令人惊叹的后世界末日景观,整座农庄都受辐射笼罩,因为其地底下埋藏一座核反应堆,人们必须倾听它的需求并满足它,如同豢养一头古老物。最后,在不朽老太的协助下,他们找到了改变命运的方法。

安托万•沃罗蒂尼创建了“后异国情调”的另类写作流派,这是一个由梦境、政治和灾难性幽默支配的小说世界

 

设立于1958年4月的美第奇文学奖,更多会优先考虑刚进入写作领域的、才华横溢却没有的到相应名誉的作者的作品。

该奖项得名于意大利佛罗伦萨15至18世纪的名门望族美第奇家族,这个家族嫁给了法国两位王后,一位是亨利二世的王后卡特琳娜,另一位是亨利四世的王后、路易十四太阳王的奶奶玛丽。玛丽在扶植文学艺术家、发展文艺事业上作出过突出贡献。

 

龚古尔文学奖:莉迪•萨尔维尔《不要哭泣》

法国66岁女作家莉迪•萨尔维尔(Lydie Salvayre)及其作品《不要哭泣》(Pas pleurer),在11月5日获得了本年度龚古尔文学奖,她也是法国获得该奖的第12位女性。

《不要哭泣》通过75岁的母亲对女儿讲述家世,讲述了一个女人在经历血与火的洗礼,饥寒、贫穷的折磨后变得更加坚强的史诗

 

《不要哭泣》源自于作者母亲在1936年夏季,西班牙内战时期,与法国右翼知名作家乔治•贝纳诺斯的真实故事。小说通过追寻贝纳诺斯的足迹,以及记录萨尔维尔母亲的话语而展开,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两个来自不同阶层、持不同政见的年轻人身上的爱情故事。

莉迪•萨尔维尔在获奖后眼含热泪地说:“这对我而言是无上荣耀,我很幸运能够在这样的时刻收获这样的奖项。”

 

设立于1903年的龚古尔文学奖10欧元的奖金微乎其微,但由于其“以文学性为最高准绳”的严肃性和权威性,标志着一种文学成功,令众多作家梦寐以求。这个奖项在法国文学界威望之高,影响之大,甚至超过法兰西学院的小说大奖。

作家一旦获奖,便如鱼越龙门。据法国市场调查权威机构Ipsos的数据显示,获奖作品通常销售可达25万册到80万册不等,给作者带来声名以外的丰厚回报,其作品也成为法国人当年圣诞节礼品的最佳选择。

龚古尔文学奖的认可度非常高,获奖者往往名利双收

 

和以往的获奖者一样,萨尔维尔只象征性地获得了10欧元的奖金,但估计获奖可为她带来40万册的销量。去年龚古尔奖得主皮埃尔•勒迈特(PierreLemaitre)讲述一战退伍士兵故事的作品《天上再见》(AuRevoirlà-haut),据出版商阿尔班•米歇尔(AlbinMichel)透露,其销量在获奖后从3万册迅速增至62万册。

 

勒诺多文学奖:大卫•冯金诺斯《夏洛特》

和龚古尔文学奖同时颁发的勒诺多文学奖,由44岁的阿尔及利亚裔作家大卫•冯金诺斯(David Foenkinos)及其小说《夏洛特》(Charlotte)获得。

作者用散文诗的形式写出了一部精彩的小说,记录了在奥斯威辛集中营惨遭杀害的犹太青年艺术家对于爱情的呐喊

 

《夏洛特》的主人公夏洛特•萨洛蒙是德国犹太裔画家,在世时毫无名气。26岁时,怀有身孕的她被关进奥斯维辛集中营,死在毒气室,身后留下大量惊人的画作,被誉为“艺术界的安妮•弗兰克”。冯金诺斯从寥寥的史料出发,以梦幻般的笔触抒写了夏洛特惊人的艺术才能和悲剧的一生。

冯金诺斯说,创作这部作品的想法,源于他八年前参观夏洛特的艺术展。“看到这些画时,我深受感动。这是我生命中最奇特的时刻之一,就像为了看到它们我已期待了半辈子。我为她着迷。”

 

冯金诺斯另一部小说《微妙》(Délicatesse),获得10项文学奖项,并被改编成了电影《一吻巴黎》,由《天使爱美丽》的女主角奥黛丽•塔图出演。
上海译文出版社于今年6月翻译出版了此书,冯金诺斯也在随后的7月来华为自己的小说做宣传。

《微妙》讲述了一段现代都市版“美女与野兽”的故事,并由作者本人改编拍摄成了电影

 

勒诺多文学奖创立于1925年,是法国五大文学奖项之一,以法国报业之父勒诺多的名字命名,每年与龚古尔文学奖同时颁发。“根据才华或独创性” 是其评选的唯一标准,也为了弥补龚古尔文学奖的评判贻误而设。《夏洛特》也是今年龚古尔文学奖的热门,它在勒诺多奖第六轮评选中胜出。